商学院故事

03.01.2018

腾讯音乐: 让互联网音乐可持续地蓬勃发展

如今,全球大部分的互联网用户日常都已经习惯使用音乐流媒体平台的服务。中国互联网用户对高质量音乐的需求,多年来亦在持续增长。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下简称“TME”)作为中国最大的数字音乐娱乐公司,一直积极探索用户需求,不断提供创新的服务去开拓音乐流媒体市场,尤其是运用当今科技发展所带来的可能性,充分带给用户全新的体验。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群副总裁侯德洋(凯洛格-科大行政人员工商管理硕士校友)

腾讯是中国领先的互联网增值服务提供商,秉持 “连接一切”的战略目标,通过实时通信工具QQ、微信(WeChat)、QQ空间等中国领先的网络平台,提供以社交与数字内容为代表的核心服务。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于2016年成立,旗下主要有三大音乐流媒体平台─QQ音乐、酷狗及酷我,其中QQ音乐更是目前中国规模最大的音乐流媒体平台。TME群副总裁侯德洋表示,这三大音乐APP是目前最受欢迎的音乐互联网产品,每月共有7亿名活跃用户,而同为TME旗下、QQ音乐业务线下的在线卡拉OK应用程序“全民K歌”(WeSing),也已经拥有4.6亿注册用户。

经营模式,不断创新突破

「今天的消费者已经很少到店铺购买歌手的CD专辑。」侯德洋介绍说: 「消费者听音乐的习惯正在改变,且他们越来越习惯在云端下载或直接播放歌曲。」

TME是首家在中国推出会员专享服务的音乐流媒体公司。「一方面我们的用户可从我们的APP上免费收听歌曲,同时我们对某些歌曲的下载收取合理的费用,用于支持音乐人的发展。我们集团拥有大量获得独家授权的歌曲,并会将其转授权给其他音乐平台,例如阿里巴巴的虾米音乐等公司,以此促进互联网音乐市场的蓬勃发展,不仅为互联网使用者提供更多优质音乐,同时也确保音乐人得到应有的回报,令整个音乐行业得以可持续发展。」

侯德洋还指出,作为中国最主要的音乐供货商及内容发行商,「我们一直尝试为音乐创造一个健康的生态系统。例如用户可以通过QQ音乐收听歌曲并收看音乐视频,同时使用我们的全民K歌(WeSing)APP去演唱,再与朋友们分享歌唱带来的快乐,打造‘从听到唱’的音乐死循环,让好的音乐从被听到被传唱提升好音乐的生命力,同时也给用户带来更多的乐趣。」

在探索如何有效推动互联网音乐生态系统以一种更健康的形态获得可持续发展的进程中,QQ音乐首创了数字专辑这一玩法,让粉丝在可以抢先购入他们喜爱的歌手的数码唱片。发力粉丝经济,QQ音乐开发的『数字专辑』业务,多年来一直成为国内广受欢迎的互联网音乐新模式。侯德洋举例,Taylor Swift、周杰伦、李宇春等诸多歌手都在TME上发行过他们最新的数字专辑,其中仅周杰伦的数字专辑就在短短36小时内,破纪录地售出100万张,销售额达到2000多万元人民币。

TME还有一款在线音乐产品 “JOOX”,可以说是QQ音乐的“国际版”。中国香港地区使用“JOOX”的用户也大有人在。「JOOX的经营模式是通过付费订阅,不限量收听正版歌曲和音乐。」侯德洋说。

坚守版权,优化用户体验

侯德洋指出,在中国在线音乐的发展历程中,早期也经历过盗版的问题,经过多年的发展,在政府、行业、企业的共同努力下,如今已经日益规范。「我们一直在协助政府、协同大型唱片公司如环球、索尼、华纳音乐,以及超过200百家中小唱片公司紧密合作,共同维护合法版权,促进在线音乐行业的健康长远发展。」

「在多方多年的共同努力下,人们的版权意识越来越高,越来越多的互联网音乐用户愿意通过付费的方式欣赏优质的音乐内容,以支持他们喜爱的音乐人以及整个在线音乐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当然,这样的转变并非一蹴而就。但QQ音乐为用户提供音乐服务已经超过十二年,我们了解我们的用户,通过会员模式为用户提供他们喜爱的、优质的、独特的内容,这也是中国的互联网音乐产业与国际先进模式接轨的表现。」

智能“声”态,大数据的运用
 
「我们通过对用户使用习惯的公开数据进行分析解读,从而为QQ音乐用户定制更加个性化的音乐服务。」这些个性化服务包括根据用户的音乐喜好,向他们推荐歌单。「通过机器深度学习,我们得以充分挖掘大数据的价值,提升用户体验。」

而为了给予新晋音乐人更多的发展机会,「我们同样通过运用科技推荐算法,尝试给更多新人露出的机会。」 侯德洋说道。

「我们在全民K歌(WeSing)上拥有超过460万颇为活跃的注册用户」。侯德洋进一步介绍道,这其实并不是一个单纯让人唱歌、也不是一个仅仅用于与朋友分享自己演唱水平的平台; 全民K歌(WeSing)同时是个传播管道,这里有足够多的用户,能让有潜力的素人歌手展现自己的才能,为他们带来大量粉丝,帮助他们成长为未来的职业歌手。

他说:「我们尝试使用大数据及机器深度学习的技术,找出拥有大批支持者的素人歌手,并帮助他们打造属于自己的数字音乐专辑。」

去年全民K歌(WeSing)为平台上的素人歌手发行了数字专辑,发售第一周销售额就突破一百万元人民币。「这种从素人中造星、培养新歌手的方法,综观整个音乐行业,可说是充满了创新性与前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