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學院故事

03.01.2018

騰訊音樂: 讓互聯網音樂可持續地蓬勃發展

如今,全球大部分的互聯網用戶日常都已經習慣使用音樂流媒體平台的服務。中國互聯網使用者對高品質音樂的需求,多年來亦在持續增長。騰訊音樂娛樂集團(以下簡稱“TME”)作為中國最大的數位音樂娛樂公司,一直積極探索用戶需求,不斷提供創新的服務去開拓音樂流媒體市場,尤其是運用當今科技發展所帶來的可能性,充分帶給用戶全新的體驗。

騰訊音樂娛樂集團群副總裁侯德洋(凱洛格-科大行政人員工商管理碩士校友)

騰訊是中國領先的互聯網增值服務提供者,秉持 “連接一切”的戰略目標,通過即時通信工具QQ、微信(WeChat)、QQ空間等中國領先的網路平台,提供以社交與數位內容為代表的核心服務。騰訊音樂娛樂集團(TME)于2016年成立,旗下主要有三大音樂流媒體平台─QQ音樂、酷狗及酷我,其中QQ音樂更是目前中國規模最大的音樂流媒體平台。TME群副總裁侯德洋表示,這三大音樂APP是目前最受歡迎的音樂互聯網產品,每月共有7億名活躍用戶,而同為TME旗下、QQ音樂業務線下的線上卡拉OK應用程式“全民K歌”(WeSing),也已經擁有4.6億註冊用戶。

經營模式,不斷創新突破

「今天的消費者已經很少到店鋪購買歌手的CD專輯。」侯德洋介紹說: 「消費者聽音樂的習慣正在改變,且他們越來越習慣在雲端下載或直接播放歌曲。」

TME是首家在中國推出會員專享服務的音樂流媒體公司。「一方面我們的用戶可從我們的APP上免費收聽歌曲,同時我們對某些歌曲的下載收取合理的費用,用於支援音樂人的發展。我們集團擁有大量獲得獨家授權的歌曲,並會將其轉授權給其他音樂平台,例如阿裡巴巴的蝦米音樂等公司,以此促進互聯網音樂市場的蓬勃發展,不僅為互聯網使用者提供更多優質音樂,同時也確保音樂人得到應有的回報,令整個音樂行業得以可持續發展。」

侯德洋還指出,作為中國最主要的音樂供應商及內容發行商,「我們一直嘗試為音樂創造一個健康的生態系統。例如使用者可以通過QQ音樂收聽歌曲並收看音樂視頻,同時使用我們的全民K歌(WeSing)APP去演唱,再與朋友們分享歌唱帶來的快樂,打造‘從聽到唱’的音樂閉環,讓好的音樂從被聽到被傳唱提升好音樂的生命力,同時也給用戶帶來更多的樂趣。」

在探索如何有效推動互聯網音樂生態系統以一種更健康的形態獲得可持續發展的進程中,QQ音樂首創了數位專輯這一玩法,讓粉絲在可以搶先購入他們喜愛的歌手的數碼唱片。發力粉絲經濟,QQ音樂開發的『數位專輯』業務,多年來一直成為國內廣受歡迎的互聯網音樂新模式。侯德洋舉例,Taylor Swift、周杰倫、李宇春等諸多歌手都在TME上發行過他們最新的數字專輯,其中僅周杰倫的數字專輯就在短短36小時內,破紀錄地售出100萬張,銷售額達到2000多萬元人民幣。

TME還有一款線上音樂產品 “JOOX”,可以說是QQ音樂的“國際版”。中國香港地區使用“JOOX”的用戶也大有人在。「JOOX的經營模式是通過付費訂閱,不限量收聽正版歌曲和音樂。」侯德洋說。

堅守版權,優化用戶體驗

侯德洋指出,在中國線上音樂的發展歷程中,早期也經歷過盜版的問題,經過多年的發展,在政府、行業、企業的共同努力下,如今已經日益規範。「我們一直在協助政府、協同大型唱片公司如環球、索尼、華納音樂,以及超過200百家中小唱片公司緊密合作,共同維護合法版權,促進線上音樂行業的健康長遠發展。」

「在多方多年的共同努力下,人們的版權意識越來越高,越來越多的互聯網音樂使用者願意通過付費的方式欣賞優質的音樂內容,以支援他們喜愛的音樂人以及整個線上音樂行業的可持續發展。當然,這樣的轉變並非一蹴而就。但QQ音樂為使用者提供音樂服務已經超過十二年,我們瞭解我們的使用者,通過會員模式為使用者提供他們喜愛的、優質的、獨特的內容,這也是中國的互聯網音樂產業與國際先進模式接軌的表現。」

智慧“聲”態,大資料的運用
 
「我們通過對使用者使用習慣的公開資料進行分析解讀,從而為QQ音樂使用者定制更加個性化的音樂服務。」這些個性化服務包括根據使用者的音樂喜好,向他們推薦歌單。「通過機器深度學習,我們得以充分挖掘大資料的價值,提升使用者體驗。」

而為了給予新晉音樂人更多的發展機會,「我們同樣通過運用科技推薦演算法,嘗試給更多新人露出的機會。」 侯德洋說道。

「我們在全民K歌(WeSing)上擁有超過460萬頗為活躍的註冊用戶」。侯德洋進一步介紹道,這其實並不是一個單純讓人唱歌、也不是一個僅僅用於與朋友分享自己演唱水準的平台; 全民K歌(WeSing)同時是個傳播管道,這裡有足夠多的用戶,能讓有潛力的素人歌手展現自己的才能,為他們帶來大量粉絲,幫助他們成長為未來的職業歌手。

他說:「我們嘗試使用大資料及機器深度學習的技術,找出擁有大批支持者的素人歌手,並幫助他們打造屬於自己的數位音樂專輯。」

去年全民K歌(WeSing)為平台上的素人歌手發行了數字專輯,發售第一周銷售額就突破一百萬元人民幣。「這種從素人中造星、培養新歌手的方法,綜觀整個音樂行業,可說是充滿了創新性與前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