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3.2017

追踪信息系统组合的决策轨迹

KARHADE, Prasanna P | SHAW, Michael J | SUBRAMANYAM, Ramanath

大公司往往要应对信息系统投资方面数以百計的决策问题。但为什么批准某些决策而否决另一些决策,以及这与公司信息系统策略有何关系,這些問題尚未進行過妥善的研究。一项新研究填补了这一空白。研究人员开发了一个模型,并在一家从事多种业务的《财富》50强企业内将该模型运用于实际决策過程。

这项工作的核心是希望确定以何种决策依据来决定信息系统组合的优先次序,以及该决策依据是否符合信息系统策略。

作者Prasanna Karhade、Michael J Shaw和Ramanath Subramanyam表示:“决策依据与公司信息系统策略不吻合,不仅有可能导致将投资配置于不恰当的信息系统举措,而且可能造成公司错失信息系统所带来的关键战略商机。”

因此,他们制定了决策依据的特征,并分析这在以下两种策略下是如何应用的:即基本上以评估和缓解风险为重点的保守型信息系统策略,以及以探索新机会为重点的创新型信息系统策略。

他们集中研究决策依据的三个主要特征:沟通性、一致性及其风险适当性。

作者说:“简单而易于沟通的决策依据能审慎地使用稀缺资源——高级管理层的时间和注意力。运用决策规则的频率,特别是用同样的规则作决策的次数,就是一致性。风险适当性关系到在作出决策前,依据选定的信息系统策略,提出和/或回答适当的问题。”

每种策略都有不同的外部和内部因素,这些因素会影响到其决策依据。保守的信息系统策略与相对稳定的外部环境、正式的决策结构及追求效率改进时的风险厌恶倾向相关。作者说:“这些特性可能会导致易于沟通、高度一致的决策依据,并以风险评估和缓解为重点。”

创新的信息系统策略与充满变数的外部环境、有机的决策结构和承担风险的倾向相关。作者说:“这可能意味着决策依据不易于沟通,在运用过程中不太可能具有高度一致性,并以探索机会为重点。”

他们在这家《财富》50强企业的两个业务部门检验这些设想。这两个部门一个采用保守型信息系统策略,另一个则采用创新型信息系统策略。作者面对面采访高层管理团队的关键成员,查阅机密文件,并获准旁听决定信息系统组合优先次序的会议。后来,他们被告知最后作出的决策。

他们把导致决策的信息输入“决策树”,该决策树按照与利益、风险评估和风险缓解相关的15个属性将数据分门别类,并标注这些属性与所做决策的相互关系。作者据此得以导出每种策略下对决策依据的默契认识。

遵循保守型信息系统策略的部门所用的决策树只有五个属性:一个利益属性、两个风险评估属性和两个风险缓解属性,大约63%的决策是在只用其中一个属性的情况下做出的。这说明这一设想是正确的:保守型信息系统决策具有高度一致性,易于沟通,并以风险评估和缓解为重点。

另一方面,创新型策略有六个决策属性:三个利益属性,一个风险评估属性,两个风险缓解属性;且只有40%的决策可以用一条主要规则加以解释。因此,其决策依据不易沟通,不具有高度一致性,且以探索机会为重点。

作者建议企业关注差异,因为信息系统策略的正确决策依据可能会影响到他们采取的举措。作者建议,管理者通过收集相关信息,制定一系列决策规则,不仅用于决策,而且用于管理信息系统组合的寿命周期,从而可以更清晰地理解自己的决策依据。

作者说:“决策规则可将信息属性与决策结果挂钩。随着各类决策者以规则的形式表述其各自的决策依据,就会制定出一系列决策规则。他们还可以对比自己的决策依据,理解其他人的观点,并最终商定在决定信息系统组合优先次序时所用的决策依据。这种集体活动能使决策者得出大家都认为不容商量的一组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