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1.2016

高层管理团队的集体公民行为

LIU, Wu | LIU, Jun | 龚亚平

管理团队是推动业务部门绩效的关键力量。有无可能通过“集体的组织公民行为”来提高绩效即营收?

“上层理论”认为,管理团队的特征影响到战略决策,而战略决策决定业务部门的绩效。集体的组织公民行为是团队行为的一个重要特征,往往证明能强化团队绩效,但在迄今为止的上层理论文献中却极少受到关注;研究重点往往放在较低层的工作团队和学生团队。关于集体组织公民行为效应,尽管团队内部因素的调节效应已经得到研究,但外部因素的调节效应尚未有人研究。鉴于业务部门在外部环境中营运,而外部环境会严重影响团队的有效性,这一现象令人意外。

集体的组织公民行为从个人的组织公民行为涌现出来,融合了认真负责、无私、礼貌、运动员精神和公民美德。集体行为可包括参加非必需参加的会议 – 认真负责;帮助其他团队成员 – 无私;体恤团队中的其他人– 礼貌;不抱怨琐碎小事 – 运动员精神;以及对团队的未来表现出关心 – 公民美德。在业务部门管理团队内,成员定期持续彼此互动合作,来达到部门目标,创造条件使集体的组织公民行为涌现出来。这又有助于个人成员理解复杂的情景,影响他们的情感和动机状态,并为特定情景下的适当行为作出指导。

研究团队提出三个假设:集体的组织公民行为与业务部门的绩效呈正相关;环境不确定性增强了管理团队中集体的组织公民行为与业务部门绩效之间的正面关系,因此在环境不确定性高时,这种关系更强;团队决策范围增强了管理团队中集体的组织公民行为与业务部门绩效之间的正面关系,因此在团队决策范围大时,这种关系更强。他们还提出这个问题:管理团队的集体组织公民行为、环境不确定性和决策范围是否互相作用,能预示业务部门的绩效,因而在环境不确定性和管理团队决策范围都高时,集体的组织公民行为和绩效之间的关系最强劲?

研究过程涉及收集一家大型中国电信公司数个业务部门的数据。研究人员先与各种业务环境中的业务部门高级经理举行了访谈。在随后的问卷调查中, 总计200名总经理同意参与;他们在财年即将结束时收到问卷,由他们发给其他管理团队成员。一年后,研究人员通过电话联系总经理收集数据,并用总经理报出的总销售额来衡量团队的绩效。

研究团队发觉其三个假设得到支持,且问题中提到的互动也很显著。管理团队中集体的组织公民行为通常会有益于业务部门的绩效,而当环境不确定性或管理团队决策范围高时更是如此。当环境不确定性和团队决策范围都大时,管理团队中集体的组织公民行为对业务部门绩效最有益。

该研究引入注目,因为它研究了全新环境即高层管理团队中集体的组织公民行为。它还拓展了上层理论和研究。在该样本中,集体的组织公民行为增加一个标准差,与业务部门销售增加198万美元相关。因此,研究团队建议,管理团队的成员应积极参与能展示认真负责、无私、礼貌、运动员精神和公民美德的行为。经理可以利用这些研究成果构建高绩效的工作系统或高度程序正义的氛围,促进集体的组织公民行为。此外,要想从集体的组织公民行为中获得更多收益,组织应赋予业务部门管理团队更多管理自主权,特别是团队在不确定的环境下运营时。

龚亚平

Fung Term Professor of Management, Head, Chair Professor
Management